海潮理论|关于我市居家养老立法的思考

2019.09.28 陈莉莉 曾梓杰

  近年来,随着我市人口老龄化程度越加严峻,居家养老模式将成为多数老年人的养老选择。但是,这一模式目前还缺乏法律的支撑。因此,从法理、现实需求、结果三个方面来看,我市居家养老立法势在必行。今天,我们结合国内外居家养老立法的经验,提出我市居家养老立法的基本思路,为我市早日出台相关法律提供参考。

  一、我市居家养老立法的背景

  据市统计局统计,截至2018年底,舟山市60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26.95万人,占户籍人口数的27.81%;65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17.78万人,占户籍人口数的18.34%,已经成为浙江省全国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城市,到了非常迫切需要对居家养老服务进行立法的时候了。

  采用哪一种养老方式?是广大老人和社会一直所共同关注的。作为基础和依托的社区居家养老因为其投资较少,生活环境老人所熟悉等优势,将成为90%老人最为理想的养老模式。居家养老是指老年人居住在家中,并以政府为主导,以社区为依托,由社会力量提供养老服务的养老模式。

  目前,市人大也已将居家养老立法提上日程,去年开始,委托市民政局、浙江海洋大学等多个单位进行立法调研,进而为居家养老立法提供材料支撑。

  二、我市居家养老立法的基本思路

  (一)明确居家养老服务设施的标准

  2017年9月,市民政局出台了《舟山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建设与管理办法(试行)》,其中分别对城乡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和以开展上门社会化服务为主的照料中心的建筑面积提出建议,还对于所在楼层、临近区域、室内外活动的功能区等方面也做出一定建议说明。可见市有关部门已经有这方面的意识。接下来,需要将这些建议、规定上升到法律高度,通过法律来进一步明确居家养老服务设施的标准。

  (二)关注老年人的真实需求

  老年人的养老需求已经呈现多样化、多层次的趋势,不单单局限于常规的物质养老需求,同时也愈发重视对于精神方面的享受。因此在立法时需要关注老年人的真实需求,真正按照“老人需要服务,政府提供服务”的逻辑,而不是“政府提供服务,老人被服务”的形式。在正式立法之前,对于老年人的常见需求进行调研,并在法律中进行介绍,确保所提供的各项服务最为贴近老年人的真实需求。

  (三)注重多方参与

  全面推进居家养老服务工作需要各方人员共同参与。首先,需要明确各级政府的具体职责。这个方面可以参照国内其他城市的经验,厘清市、区(县)、乡镇街道各自的职责,以免造成职能越位或缺失。其次,利用好社区的作用。作为市民接触最多的基层组织,社区可以说最为了解老年人的日常需求,也比较受老年人的信任,法律中也应当体现社区的作用。再次,发挥社会组织、家政公司、养老机构等社会力量的作用。社会力量的加入是对居家养老服务很好的补充,可以发挥其专业性、社会性、互助性的特点,加强有关从业人员的培训,助力相关服务的开展。最后,重视家庭的作用。不论何时何地,家庭永远是居家养老过程中无法剥离的部分,子女对于老年人的赡养义务也不可推卸,因此这方面也应该在立法中予以体现。

  (四)对养老服务从业人员推行绩效工资制度

  我市现有的居家养老服务从业人员工资较低,月薪在1200元/人至2200元/人之间。较低的月薪会影响从业人员的工作效率,也会挫伤从业人员的工作积极性。但是,如果盲目地增加薪酬,又可能造成从业人员对于工作的懈怠。因此,可以在法律中尝试提出推行绩效工资制度,根据个人工作效果来支付工资待遇,保障从业人员必要的基本工资,奖金和福利部分则由社区委托第三方进行绩效考核,根据评估效果决定最终的工资待遇,进而激励员工不断改进工作能力,不断提升工作质量,充分调动工作积极性。

  (五)主张建立适宜的融资机制

  我市现有的融资制度较为单一,新制订的法律中可以主张建立适宜的融资机制。政府方面,推荐建立与本市老年人口增长速度以及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财政投入机制,做为老龄工作经费、专项活动经费、照料中心基本语音经费,进而基本保障居家养老工作的正常运行;社会方面,养老机构、养老服务公司、家政公司等社会力量也可以捐赠居家养老的专项经费,减轻政府的财政负担。

  (六)对医养结合的形式提出明确说法

  因腿脚不便,外出就医困难较大,是我市居家养老的老年人最担心的问题之一。市有关部门也对此十分重视,在辖区内推行“家庭医生”签约制度,但是由于缺乏法律效应,实际效果较为一般。加之现有的用药制度不健全,存在一定的用药隐患,亟待出台相关法律。通过法律的形式就“医养结合”进一步解释,可以解决许多居家养老的老年人的疑问,让老年人更加方便、舒心。

  (七)发挥智慧养老平台的作用

  早在2015年,我市民政系统开始推广智慧养老平台的使用。推广3年多来,累计分发智慧养老终端——“养老一键通”手机1.68万只。同时,伴随着技术的日趋成熟,平台也逐步完善,我市可以在法律中对智慧养老平台的地位进一步明确,吸引更多的民间养老力量共建智慧养老平台,鼓励更多养老服务团队入驻智慧养老平台,从而更好地为居家养老老年人提供服务。(作者单位:浙江海洋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

  相关链接

  国内外居家养老相关立法与做法经验

  (一)国外居家养老相关立法的经验

  各国在居家养老相关立法方面的经验值得借鉴。受到儒家文化和孝道影响,日本十分重视家庭养老的作用,在《老年人福利法》、《老年人保健法》等法律中几乎强制性要求子女及亲属履行赡养义务,早在2000年4月就实施的《护理保险制度》更是成为应对超老龄社会养老制度的典范;韩国借鉴日本的经验,于2007年4月通过了《老年长期护理保险法》,采用长期护理保险与国民医疗保险捆绑的方式运行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美国在《平衡预算法案》中提出的PACE项目,建立在医疗保险制度基础上,为体弱多病的老年人提供全面的医疗服务,并且主张社区提供各类居家养老服务。

  (二)国内居家养老相关立法的经验

  1.北京市居家养老立法的经验。一是注重精神慰藉。老年人的居家养老需求日趋多样,不仅需要重视老年人的物质文化需求,还需要重视老年人的精神需求。《北京市居家养老服务条例》提出要为高龄、独居老年人提供关怀访视、生活陪伴、心理咨询等服务,并且注重对老年人健康生活的指导以及不良情绪的干预。二是厘清各级职责。 《北京市居家养老服务条例》明确指出了市、区(县)人民政府需要做好宏观管理,比如将老龄经费纳入财政预算、建立适宜的财政保障机制、加强监督检查和绩效考核。乡镇街道则需要做好具体落实工作,整合社会资源,引导各类基层群众自治性组织、社会组织参与居家养老服务;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需要充分发放民主自治作用,定期组织老年人参与文体活动。三是重视家庭的作用。 《条例》写到,老年人的子女及依法负有赡养义务的人需要履行对其他经济供养、生活照料、精神慰藉的义务。对于需求社会提供服务的,还需要子女及负有赡养义务的人员承担对应的服务费用。

  2.宁波市居家养老立法的经验。一是提出养老服务供给主体多元化。政府兜底,为计划生育特殊家庭、最低生活保障家庭、最低生活保障边缘家庭中的重度失能失智、中度失能失智的老年人提供免费居家养老服务,并根据老人评估等级的不同每月提供对应的服务时长。社会参与,医疗机构、养老机构、家政企业、社会组织等共同参与,提供各类居家养老服务。二是主张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能够为长期失能的老年人最基本的生活照料和医疗护理提供资金支持和服务保障,并且引导具有资质的商业保险机构等社会力量、社会组织参与长期护理保险,明确推进医养结合。三是建议充分利用智能化技术手段。《条例》中提出:鼓励、支持社会力量通过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等智能化技术手段,建立专业养老服务队伍,研发新型养老服务产品,利用现代科学技术为居家老年人提供更便捷、专业的养老服务。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登入 www.123tyc.com 菲律宾太阳网上娱乐99 www.sbc66.com www.55msc.com 申博138真人在线娱乐直营网
菲律宾申博游戏登入 菲律宾太阳申博申请提款 太阳城开户信誉最好登入 澳门美高梅游戏登入 菲律宾申博代理登录 申博在线开户登入
菲律宾申博网址登入 旧版太阳城申博直营网 新版申博开户直营网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 申博娱乐最新官网开户平台 菲律宾太阳网a99.com